娱乐
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原创]戴手表 【原创文学】

字号+作者:redadmin 来源:娱乐 2020年03月26日

作为记录时间的工具,手表自诞生之日起便为世人所着迷。每一款手表都住着一个灵魂,无论是简朴凝重,还是高贵奢华,它们都以独特的方式演绎着自己的人生,诠释着你和光阴的故...



[原创]戴手表 【原创文学】



[原创]戴手表 【原创文学】



[原创]戴手表 【原创文学】





作为记录时间的工具,手表自诞生之日起便为世人所着迷。每一款手表都住着一个灵魂,无论是简朴凝重,还是高贵奢华,它们都以独特的方式演绎着自己的人生,诠释着你和光阴的故事。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手表属于奢侈品,谁家如果能有一块国产的机械表,几乎就和今天“德国制造”的徕卡相机镜头一样牛逼。如果是进口表,就像今天的德系汽车,在和别人介绍时更会着重地强调一下产地,特别有面子。



那个年代,男人娶亲时将手表、自行车作为首选的聘礼。家境好的还要再加上一台缝纫机,那就锦上添花了。现在看来,手表的价钱是毛毛雨了,但在那时却是天文数字,要辛辛苦苦地积攒许多年。



那时,戴手表不被人知,犹如锦衣夜行。记得我读初中时,一天早上,班主任张老师在上操时举起双手向同学们呼喊:同学们注意了!只见他的手腕上有一块明晃晃的手表。同学们都在惊喜地相互转告:快看,张老师买表了!不言而喻,张老师那天充满了喜悦与自信,他的目的巧妙地达到了。



儿时,从谍情小人书、收音机的故事会中,获悉手表是识别特务的标记。梅花表是我读初小时知道的第一种也是唯一的洋表,因为大叛徒大特务都是戴梅花表的。



那时最好的游戏就是在手腕上画表。记得我还专门用圆珠笔画上去,这样不容易洗掉,“戴”的时间可以久一点。有时为了把手表画的圆些,就用墨水瓶盖盖个印印,现在想想真的挺有趣。虽然手腕上的表针不能动,却带走了我最宝贵的时光。



父亲有块瑞士表,是五十年代初节衣缩食买的。对于那块进口名表,我一直非常崇拜,总喜欢把它从父亲的手上取下来把玩。拧一拧发条,或者盯着转动的秒针发呆。因为年幼,那时我看不懂几点几分。



小升初考试时,父亲曾借给我戴过一天。那时,穿白网鞋的小女生都会被同学说成是资产阶级,更不用说戴进口表了。现在想想父亲胆子也真大,居然敢把手表给我戴,也不怕弄丢。



六十年代初,表姐夫刚入伍就买了一块国产表。连长知道后多次批评,说他有严重的资产阶级享乐主义思想,吓得他再也不敢戴了。



那年表姐夫从部队上回来探亲,表弟寸步不离。大人们在一起说话,他总是站在旁边,两眼紧紧地盯着姐夫手腕上明晃晃的手表。一天,他壮着胆子说:“姐夫,让我戴戴你的表行不?”表姐夫笑了笑,把手表戴在了他的手腕上。那一会儿,表弟美得简直兴奋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表姐夫可能怕他把手表弄坏,只戴了大约一分钟就要了回去。



麻绳绳总是从细处断,人倒霉和凉水也塞牙,放屁能砸了脚后跟。就在表姐夫回来探亲的第二天,他不留神将手表滑落到毛司里,当时他急得团团转,死的心都有。幸好大队广播站有磁铁,他用根绳子绑着磁铁想把手表吸上来。可是不管咋弄手表就是不上钩。他没放弃,最后决定一桶一桶地将粪水清空。从中午1点舀到了下午5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当粪汤还剩不多的时候,他当着全部人的面作出了一个很崩溃的举动:跳进臭气熏天的粪池里,用脚摸索着,最后终于将那块“蝴蝶”表找到,在场的人都看呆住了。那天他跳进御河里整整洗了一个晚上,尽管衣裳左搓又揉,半个月身上还有臭味。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得胜堡,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直到现在还有人不时提起。



直到文革,全得胜堡也没有一块表,掌握时间全靠鸡叫。鸡叫三遍,冬天约摸五点,夏天更早。所以,农民甚时候起炕,全凭鸡婆提醒。到了上工的时分,穿戴好,拿上红宝书,就等队长吹哨(这时已经不是敲铁了),集中到队部进行“早请示”。全队主要劳力都到齐,需要一个小时。然后列队分成两排,站在主席像前唱《东方红》,接着在队长的带领下手拿红宝书喊“万寿无疆”,一天的营生就算开始了。白天的时辰全靠阳婆的高低来估摸。天阴的日子,依据生物钟,也能估摸个不搭离。



那年,表弟和堡子里几个要好的小伙伴商量着国庆节去丰镇看热闹。没钱买车票,他们只好约定步行去。为了在丰镇城里多玩一会儿,因此就把出发的时间定在凌晨三点。那时,得胜堡就饲养院有一只闹钟。为了准确掌握时间,所以那晚他们就让三猴睡在饲养院的大炕上看时间。悲摧的是,三猴没看对长短针,凌晨一点就把大伙喊起来上路。二十多里路,走到丰镇天还不亮。他们没地方去,只好坐在铁路旁看南来北往的火车。大约看了两个多小时的火车,天才慢慢亮起来。表弟说,如果有一只手表,哪怕是一只破手表,他们也不至于白白地浪费几个小时的睡觉时间。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或更远一段时间,手表绝对是身份、气派的象征。在农村,手表似乎成了“吃商品粮”“拿工资”的标志。买车票、买电影票,手伸进售票窗口,再挤再乱再多的手在一起挥舞,服务员也总是优先戴手表的那只。那年头,两人若是在路上碰到了,问一声:“同志,几点了?”那是最好的恭维话。



那时,得胜堡有一位戴手表的民办老师,一年到头,那怕是数九寒天,衣袖依然卷到恰到好处的位置。问一声:“同志,几点了?”他总是极为职业化地把手往天空一伸,晃动数次,然后快速收回,认真察看,准确地告诉你是北京时间几点几分几秒。



那个老师喜欢在公共场合露脸,为乡亲们义务报道准确的分毫不差的“北京时间”。可是,得胜堡卖肉的那个老汉却看不顺眼,有一次还气呼呼地跟人们说:“我最讨厌那个圪泡啦,狗爪上戴一块破表,老在额的肉摊上刨来刨去,问猪肉多少钱一斤,又不买!”



改开后,表哥二锁在堡子湾公社小学教书,那时他已属大龄未婚青年。虽然家里底子薄,经济不宽裕,但基于他当时民办老师的身份,前来说媒的人还是有的。但一旦彼此相亲见过面后,不知为何,总是无疾而终。事后终于有人传了话过来,说是既然当老师,手上咋就连一块手表也不戴。



纵然二锁一表人才,也与当时小干部的流行打扮相契合,中山装上衣口袋里突兀的两支钢笔笔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却到底因为伸出手来,手腕上看不见手表,而让闺女们心里起疑。



排除万难,也要去争取胜利。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后,二锁最后一次相亲便采取了“草船借箭”的策略。临行前,硬是跑到公社教育组,找教育干事借了一块手表。自然这次的功夫没白费,他彼时的新娘,就是今天我已年近古稀的表嫂。



记得我曾经打趣地问过表嫂:“嫂嫂,你和二锁是咋认识的呀”?表嫂说:“咋能认识呀,那时候都是媒人介绍的,见一面就结婚了。”我又问:“你凭啥见一面就看上他啦?”表嫂说:“还不是因为那块表,但是见了一面后就再也没有见他戴过了。”



二锁成家时,雁北娶媳妇已开始流行“三转一响”。按说庄户人看阳婆过生活,要手表也没有。但人家女方索要,表哥没有办法,只好七挪八凑地给女方买了一块“钟山”牌手表,也叫支农表,三十元一块。过门后,新媳妇天天挽起袖子戴着表在村里晃悠。有人知道她不识字,故意问她:“你戴着表呢,给咱们看看几点啦?”表嫂抬手腕眊眊,再抬头瞭瞭日头,说:“十一点啦。”



表嫂也一天书也没念过,一次问我几点了,我说:“五点五十啦。”她说:“哦,才五点多?”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母亲就吩咐我,花钱要仔细,节约下钱买上一块好表。从此我把母亲的话铭记在心,数年如一日地节衣缩食,为拥有一块手表而艰苦奋斗着。



我的第一块表是1970年母亲给买的,上海牌全钢男式手表,一百二十元。听母亲说,这块手表买的很艰难,因为按百货公司的规定,买表不仅要票证,还需要单位革委会审批。单位革委会必须在票证的背面签署意见、加盖公章,商店才予以受理。记得联营商店发的那张购货票,背面印着这样一段话:



最高指示



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



革命委员会(军管小组)负责同志:



当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形势大好,而且越来越好,市场活跃稳定。近年来手表的生产和供应虽不断上升,但还不能满足人民生活日益增长的需要。为了坚决贯彻和落实毛主席的最新指示,突出无产阶级政治,打击投机倒把,防止阶级敌人的破坏捣乱,本店对手表供应采取“定额分配,凭票供应”的办法,以便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凡属叛徒、特务、党内走资派,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反革命资产阶级分子和反革命知识分子概不供应,请你单位在发放票证时严格按此原则处理。此致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敬礼!



呼和浩特联营商店



19××年×月×日(公章)



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内容的确非常搞笑,但在当时,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幸亏市立医院分管后勤的科长和母亲是老乡,母亲才得到了那张购货票,并在背面加盖了医院的公章。



手腕上第一次戴表的日子是我人生中的重大节日,欣喜之情难以言表,也招来许多同事的艳羡。那时,我只要没事时,就会把手表置于耳边,聆听那“嚓嚓嚓嚓”的欢快节奏,还有全钢的那种轻微而清晰的金属回音,那真是一种无比美好的享受。



我十分爱惜那块表,干活时用手帕垫在腕上,防震防水。只要表蒙子有一点污渍或划痕,就用手绢蘸着牙膏慢慢地抛光,否则就会心神不宁。



那块上海表,无法以货币价值来衡量。虽然花费了母亲数月的工资,母亲也没有丝毫感情投资的理念。它在我心中的价值无与伦比,那是我人生中的一个的亮点,凝聚着真爱、永远闪烁。



如今很多人都不愿戴手表了,要戴就戴名牌表,手表成了身份的标志。名牌表好几万元一块,戴手表成了成功男人的象征。



由于我胸无大志、自甘平庸、得过且过,自从流行石英表后,手腕上就再也没有戴过表了,有了手机之后更觉得戴手表没有必要。虽然后来,我也逐渐地意识到男人还是应该有一块好表,因为它不只是看时间的工具,更能体现佩戴者的品位。但因囊中羞涩,始终未能如愿。



前不久煤老板张总从美国回来,我们几个朋友聚在一起为他接风。他打开了一瓶路易十三请大家品尝,举手投足间有样东西甚是晃眼。见大家的目光追踪着他的手腕,他于是将腕表摘了下来放在酒桌上,让大家轮流观赏他的劳力士金表。轮到我时,用手掂了掂感觉有半斤重。



“在拉斯维加斯赌输了钱,一气之下去买了这块表。”张总说:“前面连号的那只让国内一位著名的影星给买走了。”



那位仁兄事业发达但平时总爱生气。他冲冠一怒买下价值八万美元的这块手表只是为了出出晦气。



“老韩啊,到了这把年纪也该戴一块体面一点的表了。”他一边对我劝说,一边把纯金劳力士戴回自己腕上。



我暗自寻思他那块表戴在我手上会如何:一来别人会怀疑其真假、二来人身安全恐无保障。于是我笑着对张总说:“等我把房子卖了再说吧。”



“哪里哪里,喝酒喝酒!”他连忙打住了这个话题,脖子一仰又喝了一杯路易十三。



标签:

1.【富阳新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富阳新闻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富阳新闻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富阳新闻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富阳新闻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编辑推荐
  • 三明开发ziven票

  • 应城东马坊打通城乡群众安全

  • 公共事业

  • 应城新闻最近大事雪胖子,独

  • 应城市第三次国土调查服务项

  • 应城渔政武昌到孝感的火车开

  • 城湖北孝感经纬度北初中校友

  • 【应城半年财孝感美迪门业政

  • 舆情地图22期:群体聚集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