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原创]财富敲不开我家的门 【原创文学】

字号+作者:redadmin 来源:娱乐 2020年03月27日

财富敲不开我家的门 文/王正方 1 上世纪70年代末,央视推出了一部日本电视连续剧。剧里那个阿香婆的形象哪,凿实十分动人。她是一个贫困的日本女人,她从小打工,筚路褴褛,后来...



财富敲不开我家的门





文/王正方



1



上世纪70年代末,央视推出了一部日本电视连续剧。剧里那个阿香婆的形象哪,凿实十分动人。她是一个贫困的日本女人,她从小打工,筚路褴褛,后来引车卖鱼,备尝艰辛;她做过许多小生意,生意由小到大,她成了商业的成功者和财富的拥有者。



我看这个电视剧时,惊呼道:“这不是在歌颂资产阶级的艰难创业吗?”



在解冻前的当时,这简直是破天荒的,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于天天批判资产阶级了。境外媒体我们见不到,听不到;国内媒体对这个电视剧竟然没有任何评论,连一句话的评论我也没见到。



十几年后,我才恍然大悟,这个电视剧可能就是改革派发出的一个隐秘的改革信号吧。它似乎诡秘地泄露出一种强烈愿望:中国大陆也要走市场经济的道路了,中国大陆人也应该有财富的梦想与实践了。



但在当时,真要实践起来,却是非常危险的,弄不好会鸡飞蛋打甚至身陷囹圄。而那些被排斥在体制之外的无业人员和被释放人员,他们为生活所逼,已经在体制外开始独立谋生和独立创业的艰难跋涉了。但道路十分艰辛。成功者的代表人物就是有名的傻子瓜子。但这样的幸运者似乎并不太多。



我与妻子这类体制内的人,已经习惯于“享受”“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了。如果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一般是不会去走这条艰辛的谋生之路和致富之路的。直到八十年代末期,不少被体制排斥的人,不得已下海被逼成了万元户,直到“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畸形社会出现以后,我们的心虽然愤愤不平和阵阵躁动不安,但如果真要我们放弃体制内的“社会主义优越性”,而贸然去走险象环生的“资本主义道路”,我们仍然是不情愿的。



2



后来大陆出现“全民经商热”,人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那时市场刚刚起步,商品缺乏,谁要是借得到一笔钱,买得到紧俏商品或原材料,一转手便可赚到第一桶金。这个阶段,可以说到处是机遇,而且少风险。人们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们就是胆小的,我们只会按照体制内的常规出行事。



财富在敲我家的门,并且不断地在敲;但财富始终敲不开我们的门。我们也始终捞不到第一桶金,尽管我们穷怕了,十分渴望改变自己和家庭经的济状况。



我们眼睁睁地看着身边与我们一样的无产者,摇身一变,成了有产者。



1985年到80年代末,一些人利用职务和社会关系,依托集体或国营经济名义(所谓“挂靠”),借一顶红帽子戴在自己的私营企业头上,转眼功夫就成了有产阶级。后来私营企业甩掉红帽子公开大发展,私营老板有的还当上政协委员。直到2004年到2008年,私人经济涉及到各个方面,甚至私人还可以开矿,不少人一夜暴富。但这得有三个条件:权力、资金、社会关系和胆量——而这些,我们都没有。



90年代股市初创。我的妻子陈亚雪亲眼见到成都红庙子和深圳街头通宵排队购买股票认购证和买卖股权证的狂热场面。有些企业分配内部股权证给官员们,并强行发给职工内部股。而这些股权证已经开始自由交易。有人曾在成都红庙子市场见到过四川高官杨汝岱的股权证在市场流通。有报道,在1992年股市狂潮中,唐氏兄弟破天荒地组织5000人包火车赶到深圳,每天用几十块钱请来民工,排队3天3夜抢购股票,几乎是一夜之间,唐氏兄弟暴富了。——但我的妻子在成都和深圳左看右看,最终还是因为手中缺钱又胆小,不敢涉足股市半步。直到2007年股票大牛市,我们也始终与股市无缘。



1990年开始到90年代中期施行价格双轨制,这给胆大的机灵人提供了发财的大好机会。有人凭关系弄到平价商品或平价原材料的指标,一文不花,把这指标拿去卖高价,一转手就成了万元户。杨继绳说:在天津一个招待所里,有一个张倒卖钢材指标的条子,没出招待所,倒了几次,钢材就由800元一吨钱变成了1800元钱一吨。而这当中有无幕后的隐秘情况,我们不得而知。而这些空手捡银子的好事,怎么会落到我们这类无权无势而又安分守己的良民头上呢?



90年代后期国有资产廉价变卖,这又是一次大发横财的好时机。“民营资本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郎咸平这句话就道出了当时的实情。而卖谁不卖谁,并不搞公开竞争,而是暗箱操作,这幕后交易的情形就不大清楚了。总之,从1997年开始仅用3年的变卖,工人阶级纷纷沦为下岗职工,工人阶级为国企改革买了单,而多少人正是利用这次廉价出卖的机会,为自己的产业奠定了后续发展的坚实基础。——而我们,真正的无产阶级,没有第一桶金,哪会有第二桶金第三桶金呢?



90年代末期到2009年,楼市上涨持续十余年,其中还有几次大幅度的上涨。有一个女教师除自己住房外投资了一套房,开始炒作房产,炒了几套房子以后,便辞掉工作,成天泡在麻将里,顺便便继续炒房,短期内成了一个不大不少的房产商,别人戏称为“房婆”。这样的机遇我们也有过许多,况且房市初期房价不高,我们投资一套房来经营房产的资金还是可以筹措的。要是我们也如那位“房婆”一样经营房产,也是有望成为有产阶级的;可是我们缺少这样的商业头脑。直到而今,许多人已经成为房产的富人以后,我们仍然只有仅够自己居住的房屋罢了。



至于官场中的发财机遇,过去不少,至今也很多。因为与我们不沾边,就不说了吧。



3



现在商品充斥,市场少有空间,无产者要想淘到第一桶金,难之又难了。



我们挣扎过,追求过,但我们早已不再做有产的梦了;我们早已安于做一个自在的无产者了。无产者的生活方式何尝不是一种生活方式呢?关键是看自己究竟要什么。



我们对市场的迟钝与无知以及对金钱的热情不足,这决定了我们还是适合做一个自在的无产者。这已经影响到我们的下一代;他们并不以做一个真正的无产者为苦,相反,他们却以此为乐。



还是用这句话来概括我们的家庭最为恰当:



——财富在敲我家的门,并且不断地敲;但财富始终敲不开我们的门。



性格决定命运,此话不假。所以,我们与财富无缘。



我们父子两代,至今还是无产者,看来以后还会是。

标签:

1.【富阳新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富阳新闻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富阳新闻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富阳新闻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富阳新闻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编辑推荐
  • 三明开发ziven票

  • 应城东马坊打通城乡群众安全

  • 公共事业

  • 应城新闻最近大事雪胖子,独

  • 应城市第三次国土调查服务项

  • 应城渔政武昌到孝感的火车开

  • 城湖北孝感经纬度北初中校友

  • 【应城半年财孝感美迪门业政

  • 舆情地图22期:群体聚集事件